您现在的位置:毛泽东文化网--人民 的回忆和纪念--毛泽东身边的秘书(李智盛)——“文抄公”
毛泽东身边的秘书(李智盛)——“文抄公”
发布: 2012/6/4 23:22:37 | 作者: | 来源:  | 点击: 531 | 回复: 0

毛泽东身边的“文抄公”

作者:单振国   来源:新华网  

解放战争时期,他是毛泽东身边的“文抄公”;改革开放之后,他又成为神府煤田开发的功臣。他留下了毛主席说“神木人能喝酒”的典故;他也储存着很多有关老一辈革命家的记忆。在建党九十周年之际,让我们走近这位——毛泽东身边的“文抄公”

  1

  陕西神木县南部的黄河畔上,有个叫石角塔的小村。1925年12月12日,李智盛就出生在这个寒瘦的黄土小山村里。

  少年时代的李智盛在家乡断断续续读了3年小学后,就因家庭贫困辍学。但他聪明好学,一直没有放弃对知识的渴求。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挑起“卢沟桥事变”,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抗日战争正式爆发。很快日本侵略者就打到了山西的黄河边上。

  1939年12月5日,日本出动35架飞机,像一片黑压压的乌鸦一般,飞过黄河,狂轰乱炸了神木县城,死伤无辜百姓多人。

  头顶的飞机在轰炸,一批又一批的山西难民向着黄河西岸涌来。李智盛目睹着日本鬼子在自己家乡边上犯下的种种罪行,怒火满腔,义愤填膺。他决不做亡国奴,他决心用自己的生命去保家救国,抗击侵略者。1941年,刚满15岁的李智盛就毅然东渡黄河,到晋绥抗日根据地参加了八路军。

  李智盛最初是在贺龙任师长的120独立师第二旅当战士,后来他又当过通信员、侦察兵。当时李智盛这位“小八路”很快就成了军营中小有名气的“大秀才”,全连战士的家书几乎都由他代劳。李智盛还是个多才多艺的人,他的胡琴拉得相当不错,从晋绥的军营到甘肃的抗大,从延安的宝塔山到北京的中南海,一把胡琴伴他走过了战火纷飞的峥嵘岁月……后来他成为中南海乐队的领队,毛泽东跳舞,他伴奏。那些一幕又一幕美好的记忆都成了他生命中永恒的回想。

  1942年李智盛奉命调入抗日军政大学第七分校学习,后转入延安抗大总校。

  1945年10月,李智盛光荣地参加了中国共产党。也就是这一年他从抗大结业。当时中央和总参要在他们3000名学员里选留几十人,由于李智盛各方面素质超常,他脱颖而出,被中央办公厅秘书处选中。后来领导又发现他写得一手好小楷,字迹工整、秀美,加之他又是党员,政治素质高,表现又好,便调他专职为中央五大领袖——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抄写文稿。

  李智盛到中央秘书处工作后,因为毛泽东起草的文稿很多,所以他实际上是主要给毛泽东抄文稿,有幸地成为了毛泽东宏文巨著的“第一读者”。毛泽东曾亲切诙谐地称李智盛为“我的小文抄公”。延安期间,“小文抄公”便成了秘书处同志们对李智盛的爱称……

2

  作为毛泽东文稿“第一读者”的李智盛,常常回忆起和主席相伴的那些难忘的岁月。毛泽东伟大的人格魅力和天才般的远见卓识,深深地影响着李智盛,鼓励着他的人生道路。

  李智盛曾深情地说:我尤其崇敬毛泽东。就拿写文章而言,毛泽东才华横溢,文思敏捷,立意高超,文采熠熠,真正是一位文章大家,修辞巨匠。他的文稿令人百读不厌,越读越觉深邃、奥妙。凡是经他亲手修改过的文稿,又常常令人有一种锦上添花、点石成金之感……

  1948年3月23日,毛泽东东渡黄河,离开了他生活和战斗了13年的陕北大地。当他站在黄河东岸山西的土地上,再一次回首苍莽的陕北大地时,满怀深情、满眼热泪地说:“陕北是个好地方。”他又说,“我们永远也不要忘了陕北。”

  就在毛泽东和党中央离开陕北的前一天,李智盛为毛泽东起草了他在陕北写的最后一篇文章 《关于情况通报》(见毛泽东选集第4卷)。李智盛回忆说:那天,当我正要开始抄的时候,我的顶头上司——毛泽东的秘书叶子龙通知我,明天我们就要离开米脂杨家沟东渡黄河了,今天西北局和西北野战军的几位领导同志来给毛主席和党中央领导同志送行,晚上的宴会我也可以参加。又说,如果稿子抄不完,就不要参加了。

  李智盛虽然在毛泽东身边工作已两年,见到毛泽东的机会也很多,但从来还没有同毛泽东一桌用过餐,而且又是在这特殊的时刻。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李智盛把自己反锁在了办公室,专心致志地以最快速度抄写稿子,等叶子龙同志来告诉他宴会马上开始时,他已完成了工作。

  当李智盛急步来到宴会厅时,餐厅里共摆着三张桌子,东南角一张,以任弼时为主,有王震、陆定一、胡乔木等同志;西南角一张以江青、叶子龙同志为主,还有几个机要室的同志。毫无疑问,李智盛应该坐在这张。这时,江青指着中间的一张说:小李(当时大家都这样称呼李智盛),你就坐在跟前的那桌吧。

  听了江青的话,李智盛就坐在了中间这张上。当他抬起头一看,对面是满头银发的林伯渠,他左边坐的是周恩来、习仲勋,右边就是毛泽东。当时他只有22岁,社会阅历很浅,和毛主席等中央领导一席就餐,他既激动与兴奋,又很是拘谨和不自然。毛泽东看出来了他这一点,宣布宴席开始后,便拿起酒壶说:好,我来给大家斟酒。他第一个就给李智盛斟,还自言自语地说:我先给这个年轻人满上吧。当酒斟得快要满杯时,毛泽东停下来,看着李智盛,李智盛也看着他。他没有说话,李智盛也没有说话。李智盛记得自己当时连谢谢两个字都没有说,为此他一直愧疚在心。就在他和毛主席相对视的时候,主席说话了,他说:看来你这个年轻人的酒量很大哟,好!给你斟得满满的。眼看着酒满得高出了酒杯,毛泽东才依次给习仲勋、周恩来、林伯渠等满上了酒,最后给自己也满上。此时,毛泽东把酒杯举起,面对着三个桌子就坐的人,十分高兴地说:在这个全国军事形势大好的时候,我和周恩来同志、任弼时同志以及其他同志,明天就要离开陕北这块根据地了,今天我们喝的是走向全国的胜利酒。随之,他把酒杯高高举起说:好,我们干杯!接着大家就开始边吃菜,边听毛泽东精彩的谈话。

  李智盛回忆说:毛泽东谈话告一段落的时候,他又开始斟第二轮酒。他发现其他人的杯里还有酒,惟独自己的酒杯是空空的。这时候毛泽东把话题又转到我身上,他提着酒壶说,看,别人的酒杯里都还有酒,就你的酒杯里是干的,事实说明,你的酒量真是大哟!再满上。毛泽东依次把大家的酒杯满上后说,再干杯!这时我想,原来干杯并不是真的要把杯里的酒喝光。我本不会喝酒,更谈不上酒量大,所以打定主意,这第二杯酒决不喝干,结果因为我的注意力完全被毛泽东风趣幽默和精辟的谈话、以及他那潇洒豁达的动作所吸引,第二杯到嘴边后就又下肚了,更可笑的是第三杯酒我也一饮而尽。三杯酒进肚后,我脸红了、头也晕了,真害怕毛泽东再说干杯了。

  这时候,毛泽东以关怀而又亲切的口吻,问我是什么地方的人,叫什么名字。我说是陕北神木人,叫李志胜(李智盛原名)。毛泽东听到我的名字叫李志胜后,朗声大笑说,啊!原来你是我的弟弟,我是你的哥哥呀!李得胜(陕北战争时期,出于保密需要毛泽东化名李得胜),李志胜,不是兄弟吗?毛主席同我称兄道弟的这番话,把三个桌子的人都逗得哄堂大笑。笑声刚刚平静下来,习仲勋就说,全世界人数中国人能喝酒,中国人数我们陕西人能喝酒,陕西人数陕北人能喝酒,陕北人数神木人能喝酒。周恩来接着说,李志胜也是一个世界之最呀!毛泽东紧接着说,唐朝有一位酒仙叫李白,今天我们这里有一位酒仙叫李志胜。毛泽东和周恩来的妙语诙谐,引起三桌人更大的欢笑声……

  李智盛说:这件事成为了我永恒的记忆,数十年来我一直在想,我曾经是一个多么幸运、多么幸福的人呀!在陕北黄土高原小山村的一席晚会上,我被荣幸地戴上了一顶饮酒“世界之最”的桂冠,得到了现代“酒仙”的雅号,又享受了“毛泽东弟弟”的殊荣。

  后来,毛主席为李智盛斟酒和封“酒仙”的事,在陕北、特别是神木大地上广为流传,并已成为了神木人在酒席宴会上特别引以自豪的殊荣和“神木人能喝酒”的历史经典纪实。

  李智盛回忆说:谦虚好学,与人为善,是毛泽东的高尚品德和人格魅力,毛泽东起草文稿,有时候在迅笔疾书时难免有错字、漏字和多字的时候。我在抄他的文稿时,倘若发现错、漏时,便留下空格,经毛泽东认同后再添上,因此经常受到毛泽东的口头表扬。有一次毛泽东说:好哇!李志胜纠正了李得胜的错误,有功,有功!

  有一次,毛泽东修改陈云同志为中央起草的一份文稿,批语的一句话里有“粮布油油”四个字,李智盛认为油字多了一个,是错误,就少抄了一个油字。他将抄好的文稿送交毛泽东时,他很自信地指着原稿中的油字,问毛泽东是否多了一个,毛泽东说:不多不多。李智盛表示不理解。毛泽东说:一个是“食油”的油,一个是“石油”的油。湖南乡音“食”与“石”发音基本一致,李智盛仍不能明白。毛泽东又借助手势,指着自己的嘴巴,同时又晃动着自己的手,做着开汽车的动作说:一个是吃的油,一个是开汽车的油……直到李智盛完全明白。此时,毛泽东又诙谐地说:这次你错了,我对了,哈哈!接着又说:咱们一个湖南话,一个陕北话,误会,误会。

  1949年3月,李智盛随中央进入北京。

  1950年以后,李智盛先后任中央机要室秘书、朱德总司令的机要秘书、中央高级党校讲师、《红旗》杂志社编辑、国务院财贸领导小组副组长等职。1981年出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1985年又任国务院能源基地规划办公室副主任。

  由于李智盛给革命领袖多年间抄写了大量的文稿,并且又经历了中国革命发生巨变的实践,他的文化水平、理论水平和政策水平,都有了显著的提高。早在延安时期,李智盛就在党中央主办的 《解放日报》、《晋绥日报》发表文章;解放后他又在 《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红旗》杂志等报刊,发表了大量关于经济问题研究和评论的文章。同时,也为国务院起草了一些重要文稿……

 3

  茫茫陕北,苍苍蒙南,古老而悲壮的黄土地,沉重而寒凉的戈壁滩,人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大自然为这片广袤而贫穷的地区悄悄地蛰伏下了一条与万里长城同向延伸的、绵延数万平方公里的黑色巨龙,它便是今天举世瞩目的“神府东胜煤田”。

  然而,一年又一年过去了,由于这里偏僻苦寒、落后贫瘠,致使它无人知晓、无人问津。当地人仅知挖煤、烧煤,甚至于用煤块替代砖石砌院墙、垒猪圈,可却不知道在自己的脚下踩着一片硕大无比的煤海和硕大无比的富有。

  1981年6月,陕西省185煤田地质勘探队开赴陕北神木,一声“芝麻开门”,石破天惊,揭开了这世界煤炭能源领域的世纪奇迹,消息一出,震撼了国内和海外!

  1982年春节,跟随李智盛多年的母亲去世,李智盛带领孩子们回乡安葬老人的骨灰。

  一别就是四十多年,当李智盛踏进了自己的家乡——神木南乡石角塔村的时候,他热泪盈眶,心潮澎湃。他给乡亲们挨家挨户拜年。可令他伤心的是,四十多年后的今天,自己的家乡并没有旧貌换成新颜。他看到乡亲们住的还是几十年前的旧窑洞,家里还是一缸缸的酸菜和一碗碗的小米饭,生活仍然处在贫困之中。李智盛心情很沉重,他再也坐不住了,急切地想找个办法帮助乡亲们尽快脱贫致富。

  李智盛办完事后立即回到神木县城,找县委书记了解情况。县委书记热情地接待了他,并向他作了汇报。

  1980年神木县财政收入186万元,上级补助647万元,完全是“要饭吃”的穷财政。而农民就更苦了,人均年收入47元,连饭都吃不饱。县委书记也急切地期盼在中央工作的李智盛能给老区人民找出一条致富的路子来。李智盛问:县上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县委书记说:农业抗御不了自然灾害,工业又小的可怜,北部有煤炭,是唯一的优势。

  李智盛是一个很知名的经济专家,又在国家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的位置上,对刚刚改革开放的国家能源危机的形势感受很深。他深知,党和国家领导人当时最忧虑的就是能源,而能源的核心是煤炭。他马上赶赴大柳塔,向185煤田地质勘探队了解神木煤炭的情况。当他得知神木煤是全国储量最多、质量最好的精煤时,李智盛激动不已。他异常兴奋地对县委书记说:我们不是“真穷”,是“假穷”,只要我们抓住煤,很快就能强县富民!我马上回去向国务院领导报告,让国家尽快开发神木煤炭!

  冒着料峭的春寒,李智盛风尘仆仆地回到了北京。他向煤炭部、铁道部、国家计委等部门主要领导宣传了神木煤田。1982年3月26日,他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的名义,又将神木煤田和他的一系列设想写成报告,上书中央。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中央领导第二天就批了下来,速度之快是从来没有过的,它说明了中央对神府煤田开发的重视。

  这是神府煤田输入国家最高决策者头脑中的第一个信息。

  接着,国家计委主任宋平依据批示把开发神府煤田列入了国家计划。李智盛随即将批件发往国家计委和煤炭、铁道、财政等部门。随后,国家计委主任宋平、煤炭部部长高阳文……还有不少外国知名企业家,陆续开始视察、考察这块古老而神秘的黄土地。

  1985年11月12日,在李智盛做了大量前期工作后,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鹏首先视察了神府煤田。这次视察对神府煤田的开发和神朔铁路的修通起到了很大促进作用。李鹏视察后还高兴地为神木亲笔写了“资源丰富,大有希望,实事求是,稳步前进”的题词。

  11月12日,李智盛陪同李鹏返回北京。他不顾长途劳累,连夜就赶写出了 “李鹏副总理视察陕北神府煤田的谈话”稿。第二天早上,李智盛让李鹏副总理阅后,即以“国阅【1985】81号文件”分送总理、副总理、国务委员和各相关部委。

  李智盛把这一信息事先就电话告知了当时榆林地区行署专员李焕政。他说,中央要在平朔、准格尔、神府三大煤田中选比,哪个更好,就决定先上哪个。这是决定性的一步棋,你们要全力拼搏。这一步上去了,就上去了;这一次争不上去,以后遥遥无期。

  李焕政得到消息后,进行了认真论证、准备,确定了优先开发神府煤田的四大理由。后来在专题汇报中说服了中央领导,取得了优先开发权。

  1986年6月3日,国务院会议决定,神府煤田由前期准备转为立即上马。这是关于神府煤田开发决策的无数会议中,最重要的一次会议。李智盛参加了这次会议。会议作出了 《国务院关于加速神府煤田开发的决定》,该文件由李智盛亲自起草。这个文件的下发和贯彻落实,标志着神府煤田的大开发正式开始启动了!

  在神府煤田的开发中,李智盛多次利用自己当时的工作岗位和特殊身份,解决了不少开发中所遇到的困难。

  热爱家乡,奉献余热,李智盛给神木人民送来了一份又一份的厚礼。改革开放之初,神木县仅有一座由10个砖石窑改成的小招待所,根本不适应中外纷纷而来的客人需求,由李智盛出面,向当时的煤炭部争取资金400万元 ,修起了神木县宾馆。他还帮助争取750万元改建了神木唯一的国营煤矿大砭窑煤矿,争取950万元建起了神木平板玻璃厂……

  神府煤田的开发,为神木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2003年,全县国内生产总值46亿元,财政收入6.6亿元,名列陕西县级经济增长速度第一位,同时跻身于西部百强县第34位。

  1991年,李智盛离休。但他依然心系家乡神木,惦记着神府煤田的开发,每年他总要回家乡来看看,了解发展的情况,帮助解决遇到的困难。县里干部群众称他为开发“神府煤田”的第一功臣!他不让这样称呼,他总笑着说:开发神府煤田是形势的需要,国家的需要……我提供了真实信息,帮助开发煤田,是我的本职工作,不值得大加夸奖;要夸就夸党和政府决策的正确,这才是最根本的!

  这就是一个老共产党员、一个热爱家乡的老人高尚的情怀和无私奉献的精神!(单振国)

共有0条评论   点击查看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更换]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谈心网保持中立

毛泽东
隆重纪念人民领袖毛泽东诞辰124周年
联系QQ:864812172    E-mail:mzdwh08@163.com   备案号:鄂ICP备09023504号  技术支持:武汉丰网   法律顾问:湖北启中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