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毛泽东文化网--毛泽东革命足迹--陈云收到中央一封密电 毛泽东因何想与他一叙?
陈云收到中央一封密电 毛泽东因何想与他一叙?
发布: 2012/6/5 10:10:58 | 作者: | 来源:  | 点击: 638 | 回复: 0

陈云收到中央一封密电 毛泽东因何想与他一叙?

  来源:人民网-读书频道 作者:于俊道   “沈阳经验”

  1949年,随着人民解放军隆隆的炮声回响在大江南北,国民党反动派的腐败政权已经摇摇欲坠。此时,毛泽东四年前在延安党的“七大”上讲的“如何去收复城市,收复后又如何管理,这在党内一般是没有完全解决的”眨眼间已经成为摆在我党面前一个紧迫而现实的问题了。

  众所周知,在全国解放的历史大潮中,曾经出现过著名的城市解放“三大模式’,即和平解放的“北平模式”、武力解放的“天津模式”和对已经宣布起义的国民党军暂不作改编的“绥远模式”。这些模式作为中国共产党人集体智慧的结晶,对于我党解决好接踵而来的大中城市解放、接受、管理与重建问题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既有理论上的依据,也有丰富实践的检验。

  实际上,除“三大模式”之外,在各解放战场还曾相继出现过一些根据当地实际所采用的经验和办法。其中,陈云在东北地区解放战争中所创立的“沈阳经验”就是影响较大的一个。

  东北战场是国共两党决战的第一战场。一九四八年十月,东北野战军以破釜沉舟的决心和英勇顽强的精神取得了锦州战役的巨大胜利,至此,东北大局已定。

  锦州解放不久,中共东北局即收到党中央指示,作好接收沈阳的准备工作。东北局接电后,经讨论决定并经中央批准,由具有较为丰富的城市工作经验、当时担任东北局副书记的陈云担任沈阳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

  陈云立即开始了紧张的筹备工作。10月29日,陈云率领工作人员乘专列从哈尔滨出发了,沿途经过吉林市、梅河口,后绕道四平市抵达开原市。当时东北解放的形势发展很快,从沈阳南下增援锦州范汉杰集团的廖耀湘兵团此时已成瓮中之鳖,很快便被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消灭了。沈阳的解放近在咫尺,已经没有更多的计划准备时间留给陈云了。

  11月2日,沈阳解放,陈云在火车上召开了军管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他首先强调了新形势下城市工作的重要性。陈云说:“战争已是大规模的大兵团的集中作战,不仅要依靠广大的农村,而且要依靠城市。如果我们不改变过去的观点,还以旧的观点来看待城市,那就是错误的了。每个革命军人、地方党政人员、解放区人民,都应把城市看作是人民革命战争取得最后胜利决不可少的力量。”他指出,“城市已经属于人民,一切应该以城市由人民自己负责管理的精神为出发点。”陈云要求长期战斗生活在农村的同志们,“不能用农村的观点来管理城市,农村是个体的,分散的,生活方式上简单朴素。城市是集中的,复杂的,生活方式是多样性的。因此,对城市管理必须要有国家政权的思想,掌握城市特点,重视革命法治。”此后,陈云就军管会的职责、分工、任务安排进行了部署,并与大家讨论研究了入城后可能遇到的问题和处置方案。

沈阳,东北的大型工业城市,由于长期遭受日本帝国主义铁蹄的蹂躏和为以国民党腐败政府为首的各种反动势力所控制,社情敌情都十分复杂。除了这些背景因素之外,沈阳与后来解放的北平(今北京)、天津、绥远等城市不同,有其独特的实际情况。首先,城市在战争中没有遭到严重损坏,总体上仍相对比较完整。其次,在围打沈阳之前和攻城的过程中,我党就已专门成立了接管准备工作小组,由陈云亲自挂帅,事前已作了精心、细致的准备,包括对干部、工作人员的教育鼓动。另外,沈阳一解放,接管工作就全面铺开,人员分工事先已明确,很快便各就各位进入情况,接收比较迅速。

  针对沈阳的实际,以陈云为主任的军管会创造性地提出了“各分系统,自上而下,原封不动,先接后分”的接收原则,并围绕此原则制定了恢复并巩固社会秩序的政策和措施。陈云一手抓稳定,坚决取缔打击投机分子,杜绝其兴风作浪、乱中渔利的企图;维护社会治安秩序,坚决不让反动余孽和潜伏下来的敌特分子颠覆、破坏新生人民政权的阴谋得逞。一手抓生产和人民生活。其中又首先抓运输生产包括工业原料的运入和产品的运出。作为重要的铁路枢纽城市,到11月25日,每天就大约有接近一百列的客货车能够进出沈阳。

  上述作法证明是成功的。接收工作进展十分顺利,解放不到一月,全市绝大部分工厂就已经恢复生产,各主要工业产品生产和能源、自来水供应也很快转入正常运转,并在已当家作主的广大职工积极努力下,产值增长还比较快。市场物价稳定、城市居民日常生活各项必需品特别是粮食的供应充足,城市社会治安状况良好。

  在当时解放接管大型城市的理论与实践经验并不很丰富的情况下,“沈阳经验”作为解放城市前有一定接管准备工作、战争对城市的破坏不严重、接管城市速度快的模式立即引起了东北局及党中央的充分肯定和高度重视。其中的主要思想和作法被作为重要经验转发给各解放区和各前线的领导同志学习参考,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还将其编入《一九四八年以来政策汇编》。

  “沈阳经验”在解放战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它丰富了中国共产党人接管大中城市的理论与实践,对提高和统一全党全军接收与管理城市工作的思想认识起了积极作用,是根据新的形势和特定城市的具体特点,制定迅速恢复社会和生产秩序的方针并加以成功运作的典范。它为中共中央全面总结各地接管城市的经验,制定完善、正确的城市方针和政策提供了重要素材,在各解放区产生了广泛影响。直至1949年底,刘伯承、邓小平率领大军解放重庆时,由于重庆的情况与沈阳类似,还曾借鉴过“沈阳经验”的一些作法。

“最重要的一着”

  在沈阳的接管工作初告一个段落之后,陈云又肩负起了领导东北解放区财经工作的领导责任,重点是制定规划,以尽快恢复和发展全区经济,支援全国解放战争,落实中央确定的“抓住华北,依靠东北,支援前方”的战略部署。

  就在这时,陈云收到了党中央的一封电报,是毛泽东主席想“请陈云来中央一叙。”陈云知道,在全国解放形势日新月异的时候,“一叙”只能是意味更加重大的使命。不久,陈云离开黑土地,自抗战结束随十万大军来到东北后,第一次回到了关内。

  陈云的判断非常正确。

  在此之前,随着决胜的形势在全国渐趋明朗,毛泽东开始转而考虑解决一直在他心中盘绕着的一个问题,究竟谁来肩负新中国成立后整个国家財经方面的领导工作比较适合?如果说在战争年代,经济就像其他一切工作一样要坚决服务、服从于前线的胜利,那么在没有战争的和平年代,情况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经济问题将直接关系到国家的长治久安与健康发展。而在我党长期的斗争历程,优秀的军事指挥员比比皆是,战果都很突出,无论托付多么困难的作战任务,中央都是放心的。相形之下,寻找财经工作方面的领导人就需要多费一番思量了。

  毛泽东左思右想,仍然定不下人选决心,于是找到时任党中央副主席的周恩来,想听听他的看法。周恩来听明来意,略一沉吟,便直截了当地向毛泽东提议,东北局的陈云同志适合主持财经工作。话虽只有一句,却是基于周恩来对陈云本人品格、能力、特点、素养等多方面的长期了解。

  周恩来与陈云足老战友。早在北伐战争时期,周恩来在上海组织指挥著名的上海工人武装起义时,两人便开始共同战斗在一起。当时陈云是商务印书馆的一名地下党员,领导着由近千名积极分子组成的工人纠察队,这支部队后来成为起义时闸北工人武装的主力,直接在周恩来的指挥下投入了战斗。在取得胜利的第三次武装起义中,周恩来的指挥部就设在商务印书馆的职工医院内。“四·一二”反革命大屠杀后,白色恐怖笼罩大地,周恩来与陈云此时都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留在腥风血雨的上海转入了隐蔽战线的领导组织工作。他们妥善处置了“顾顺章投敌”、“向忠发被捕”等重大突发事件,亲自部署铲除了一批穷凶极恶的叛徒、败类和特务头子,在敌人的心脏狠狠打击了他们的嚣张气焰。这一期间,俩人一道度过了一个个惊心动魄的日日夜夜。后来,周恩来和陈云先后来到江西中央革命根据地并再次共事。红军长征开始,周恩来作为中央领导成员与担任纵队领导的陈云也曾多次在一起工作,后又共同参加了党的历史上著名的遵义会议,并都投下了重要的一票。抗日战争时期,俩人又都在延安工作,周恩来对陈云担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以及西北财经办事处副主任期间在党建和金融事务方面卓有成效的工作都是很清楚的,包括周恩来在前往莫斯科治疗手臂途经新疆时,当得知陈云在担任党的首任驻新疆代表期间,亲手创建了我党领导的第一支航空队,非常高兴,对同志们讲:“陈云同志做了一件很好的事!”

所以,今天的建议是周恩来慎重考虑的结果。毛泽东和中央其他领导人也都了解陈云。特别是在金沙江畔,在前有天险、后来追兵,情况十分危急之下,陈云硬是以7条破旧小船将3万红军人马毫发未伤地送过了江。当时陈云指挥若定的气度曾给大家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周恩来的提议立即得到了同志们的一致赞同,这样二月初东北局便收到了那封“一叙”的电报。事实也证明,党中央的这一决策非常英明。正如薄一波同志在《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中所说:“党中央和毛泽东在决定建立统一的财经领导机构的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着是从东北调回陈云同志主持中财委。”

  肩负着光荣而艰巨的使命,陈云在党中央所在地西柏坡处理完公务后,未作更多的停留,立即取道返回了东北。中央的任务很紧,陈云除了尽快赶回来以便将在东北的工作部署、安排妥当,特别是制定出东北经济发展计划之外,他还有另一个想法。毕竟,从来没有过领导这么大的国家经济工作的经历。为不辜负党中央的重托,彻底搞清新中国经济建设的方方面面情况,使决策始终建立在实事求是和科学的基础上,使计划能尽量周密一些,避免工作中大的失误,增加工作的预见性,陈云想在动身前,抓紧时间在东北范围内进行一次全面的调查研究。这样既能对东北经济状况有一个比较全面的把握,使制定出的东北经济发展计划符合实情、增强今后实施的指导性和针对性,为扎扎实实地把东北建设成为全国解放的大后方打下重要基础,更是要通过广泛接触,多掌握与经济有关的问題、规律、解决手段和措施,借鉴地方经济事务中一些有效的、富于创造性的作法,并结合考察对一些重大经济问题加以认真思考,为下一步的重担作好更为充分的准备。

  这次马不停蹄的大规模调研活动,前后持续近三个多月的时间,几乎覆盖了东北所有大城市和重要工厂,收获也是巨大的,其中甚至还包括了陈云坐的一次“马火车”。

  “马火车”

  从作为钢铁原料基地的鞍山、本溪到海滨城市大连;从内陆的重要工业城市长春、吉林到中朝边境上的丹东;从瓦房店到普兰店;从盘石到四平,都留下了陈云这次活动的身影。在鞍山、本溪,陈云参观了工厂各车间、矿山、研究部门、供电站和职工生活设施;在长春、吉林,陈云详细了解当地政治经济、工业发展、市场供应等方面的情况;在四平,陈云就党的建设、交通运输、能源供应等与当地领导交换了意见;在丹东,陈云重点询问了边境地区人民生活情况、民族关系以及民风民俗等。就这样,陈云走一路,看一路,问一路,记一路,想一路。

 在调查中,陈云心中始终挂念着已入关作战的东北野战军以及其他解放区部队的后勤保障特别是弹药保障的问题,现在已经成为战略后方基地的东北应该为全国解放的胜利作出更多、更大的贡献。为此,他决定专程前往当时东北最大的铜矿——盘石铜矿了解生产与供应状况。

  行前,同志们纷纷劝说陈云,铜矿地处偏僻,路上又不时有匪情,再加上天气这么冷,是不是就不用去了,或者派工作人员前往?陈云谢绝了大家的好意。他表示,盘石铜矿是我军炮弹、子弹乃至民间用铜的主要生产基地之一,对它的生产与发展情况必须专门调查一趟,以便做到心中有数。很快,陈云带着几位随行人员顶着呼啸的寒风上路了。

  陈云一行先在吉林市乘火车出发,在到达离盘石铜矿最近的一个小车站后下车,然后寻找其他交通工具以完成剩下的行程,但找来找去一时间却再也找不到合适的。眼瞅着天都快黑了,大家望着直接通向铜矿的专用轻便铁轨蜿蜒曲折,穿过峻岭缓缓伸向远方,开始犯起愁来,难道只有一步步沿着铁轨走过去不成?这么恶劣的天气,恐怕连年轻小伙都受不了,不行!

  就在这时,有位对当地情况比较熟悉的同志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主意。大伙一听,嘿!有门,都跃跃欲试起来。说干便干,大家分头行动,很快找来几匹好马和两辆轻型敞篷车。原来,情急之中,大家准备把马分在铁轨两边,套上绳索,车安在铁轨上放好,人则都坐在车上,然后让马拉着车跑。

  三下五除二,一番忙碌下来一试车,还真行,人坐在上面既快又稳当,就像坐在火车上一样!于是,陈云和大家一道坐好就上路了。路上,大家看着这新鲜事物兴致都很高,谈笑风生,别有一种滋味。

  突然有位同志问到:“哎,大伙说说,咱们这坐的究竟是什么呀?说它是马车吧,天底下也没有这样只能在铁轨上跑的马车;说它是火车吧也不对,连个冒白烟的火车头都没有。那它到底应该叫什么?”

  “我看,就叫它马火车吧!”坐在一旁的陈云想了想,风趣地说道。

  “马火车”,对!同志们都感到这个名字正适合,“坐上‘马火车’喽!”不知足谁这么喊了一句,顿时引来大家心照不宣的笑声。到达盘石铜矿后,陈云在当地领导陪同下仔细参观了全矿的生产流程情况,就特别关心的确保原料供应与成品高质量课题作了重点调查。当听到矿区领导汇报,连续几年高标准超额完成计划内任务时,陈云十分高兴,鼓励大家再接再励,为前线打仗、为新国家建设作出新的贡献。最后,陈云就如何搞好下一步的生产工作作了重要指示。

  坐一趟“马火车”,对革命生涯多年的陈云来讲也算是头回。不过,恐怕也只此一次,因为现在他必须告别黑土地立即赶回北平(今北京市)去,已经有人在上海向人民政权“叫板”,扬言“共产党是军事一百分,政治八十分,财经打零分。”

  新的战斗开始了。

共有0条评论   点击查看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更换]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谈心网保持中立

毛泽东
隆重纪念人民领袖毛泽东诞辰124周年
联系QQ:864812172    E-mail:mzdwh08@163.com   备案号:鄂ICP备09023504号  技术支持:武汉丰网   法律顾问:湖北启中律师事务所